世界第一刺蜜走了 马拉多纳,或许是最懂马刺的那个人|钱柜娱乐城|欧冠杯

“我是圣安东尼奥马刺的球迷。”2019年的时候,迭戈-马拉多纳接受《自由报》采访,谈到自己最爱的NBA球队时这样说道。

这个回答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意外,因为与马拉多纳同为阿根廷体育英雄的马努-吉诺比利NBA生涯效力于马刺,马拉多纳或许只是在客套而已。

但是,马拉多纳随后跟了一句:“在马努加盟之前,我就是马刺的支持者,那是双塔时代,蒂姆-邓肯与大卫-罗宾逊。”

马拉多纳喜欢马刺,并非因为吉诺比利,他是一位铁杆刺蜜。

马拉多纳与马刺,似乎并不是很搭,老马的职业生涯跌宕起伏大开大合,仿佛惊涛拍岸荡气回肠,而马刺稳若泰山长盛不衰,如同涓涓细流润物无声。

但是,也许最懂马刺的就是马拉多纳了。

马拉多纳成长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外的棚户区,凭借着超凡入圣的足球天赋与勇往直前的拼斗精神,一路逆风而上成为阿根廷乃至全世界的体育神话,这是逆袭中的传奇。

当马拉多纳在1986年以不可思议的表现,带领阿根廷夺取世界杯,阿根廷媒体这样写道:“此时此刻,这个国家的孩子们有了相同的奋斗目标,那就是成为马拉多纳。”

马刺,位于NBA经济版图中的小城市,他们卑微到97年拿到状元签时担心邓肯不愿加盟,而恰恰是邓肯的到来,开启了马刺篮球的历久弥新。

马拉多纳与马刺是风格不同的体育画卷,前者五彩缤纷,后者平淡简约,却又有着同样的“标题”,那就是“逆行”。

马拉多纳带领着整体实力并不突出的阿根廷,从足坛列强中突围,率领一度跌入保级深渊的那不勒斯在有“小世界杯”的意甲称霸,而马刺终结了湖人王朝,撕碎了热火三连冠蓝图,成就了小城篮球也有大梦想的逆流而上。

他们用各自的方式,跳出了约定俗成的框架,完成了别具一格的特立独行,因此他们的故事都不会受时间腐蚀。


吉诺比利,或许是NBA的马拉多纳。2004年,当吉诺比利带领阿根廷男篮夺取奥运会金牌后回到圣安东尼奥,与队友一起接受采访,托尼-帕克打趣道:“马努现在是阿根廷的国民偶像,连马拉多纳都是他的粉丝。”

之前坐在一旁嘻嘻哈哈的吉诺比利,瞬间脸色严肃,起身抢过采访者的麦克风:“别听托尼胡说,迭戈对于阿根廷的神圣意义,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。”

马拉多纳并非无瑕疵的偶像,但他在球场上是阿根廷的精神图腾,86年世界杯的马拉多纳是“魔鬼”与“天使”的完美结合,尤其是对英格兰的“上帝之手”与“世纪进球”,那是足球乃至整个体育历史,“邪恶”与“伟大”最恰到好处的对接。

与86年相比,90年世界杯上的马拉多纳更令人热泪盈眶,他带着脚伤出征,将阿根廷带入决赛,八分之一决赛对巴西的那记妙传,是足球世界一人抗击一队的绝响。

在马拉多纳退役后,国外媒体对于他的私生活大加批评,而阿根廷的报纸以这样一段话给出回应:“当我们这个国家在80年代饱受战争失败与经济萧条之苦时,只有马拉多纳能给阿根廷带来快乐。”


篮球场上的吉诺比利,也是给阿根廷带去快乐的那个人,他与马拉多纳一样,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运动员。初到马刺的时候,吉诺比利花式篮球般的风格,让波波维奇目瞪口呆,多次在训练和比赛中叫停给予训斥,而吉诺比利不为所动。

“教练,我就是喜欢偶尔天马行空地打一会,这就是我。”吉诺比利告诉波波维奇。

波波维奇与吉诺比利达成妥协,这令马刺稳重的球风中,有了一个自成体系的“另类”。时任马刺助教卡勒西莫说:“我有时候和其他球队教练聊天时,会劝他们不要针对马努设计防守战术,因为这家伙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做什么。”

就是在篮球世界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的吉诺比利,帮助马刺拿到了四个总冠军,在阿根廷国家队铸就了击退梦之队,勇夺奥运桂冠的黄金一代。要知道,在那之前的很长时间里,篮球在阿根廷与国家荣誉毫不相关。

“那时候,篮球在阿根廷体育范畴内只是足球的陪衬。”吉诺比利的国家队队友斯科拉说,“2000年奥运会预选赛,我们很接近获得奥运会席位,但最终还是遗憾地失之交臂。虽然我们未能打进奥运会,但当我们回国的时候,大家的反应是,‘天啊!你们竟然能在预选赛走那么远,不可思议。’由此可见,那个时候阿根廷人对篮球的期望值有多低了。”

04年奥运会夺金,是阿根廷篮球的沸腾,这项运动终于能够像足球一样,给阿根廷带去满满的自豪感。“马努,他是阿根廷的民族骄傲。奥运会金牌与NBA总冠军,他才是阿根廷历史最伟大的运动员,”马拉多纳说,“他与黄金一代的球员们,改变了全世界对阿根廷篮球的看法,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榜样。”

马拉多纳与吉诺比利,他们英雄惜英雄。
马拉多纳喜欢篮球,除了吉诺比利之外,他最爱的三位球员是迈克尔-乔丹、斯蒂芬-库里与勒布朗-詹姆斯,他们与马拉多纳一样,都拥有着跨越时代的卓越,但也承受着时代的挑剔,尤其是詹姆斯,围绕在他身边的有赞誉,却也从不乏恶语。

对于詹姆斯,马拉多纳印象最深刻的并非夺冠的辉煌,也不是那些精彩的进球,而是一次失败后的气度。“2017年总决赛结束的时候,勒布朗主动去拥抱凯文-杜兰特,那是我最爱的镜头,”马拉多纳说,“不是每个人都关注,但我认真欣赏那一刻。勒布朗输了总决赛,他的对手将冠军拿走了,而他非常绅士地,像拥抱自己的兄弟一样祝贺杜兰特,这个画面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。”

享受成功的喜悦,接受失败的痛苦,这就是曾站在体育世界之巅的人们共同的胸襟。


2020年的世界体坛,经历了太多的震荡与分别,马拉多纳的离开,为2020年打上了另一个悲伤的烙印。“悲痛万分!感谢迭戈奉献的美好时光。”吉诺比利在缅怀马拉多纳的推特中写道。

太宰治在《人间失格》中说:“相遇总是措不及防,离别都是蓄谋已久,我们要习惯身边的忽冷忽热,也要看淡那些渐行渐远。”

分别是时间游戏中永远无法战胜的关卡,它的到来只是或早或晚,我们所能做的是记住那些曾经的美好,然后继续向前。

感谢你,迭戈-马拉多纳,谢谢你用体育带给我们的那些快乐,那是不会被岁月洪流冲走的美景,将永远伫立在这个世界的记忆中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